176 舒哈鲁

时间:2019-10-18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那要追溯到追忆年代之前了,慷慨的大地母亲呼吸着金色的黎明之雾。在那里有漫天琥珀色的云朵,到处是丰收的麦田。这是她苦心建设的土地孕育着生命和希望的摇篮。 大地母亲的眼

  那要追溯到追忆年代之前了,慷慨的大地母亲呼吸着金色的黎明之雾。在那里有漫天琥珀色的云朵,到处是丰收的麦田。这是她苦心建设的土地——孕育着生命和希望的摇篮。

  大地母亲的眼睛注视着她创造的世界,她的右眼安舍(太阳),给予这片土地温暖和光明。她的左眼姆沙(月亮),给予那些躁动不安的生物以和平和睡眠。这就是双眼的力量,每半天大地母亲会闭起一只眼睛。就这样,她为这个初生的世界不端进行着日夜更替。

  当其右眼扫在金色黎明上的时候,大地母亲轻柔的手就开始在金色的平原上晃动。当她手臂晃过的地方,一个高贵的种族诞生了,这就是舒哈鲁(牛头人)。在无尽的黎明平原上,大地的孩子为她的优雅而祈祷并发誓永远祝福她的名字,直到世界黑暗的一天。

  但随着黎明薄雾的漫漫褪去以及岁月的流逝,半神塞纳留斯离开踏上自己的道路。舒哈鲁(牛头人)对于他的离去感到很悲伤并忘却了许多他传授的德鲁伊之道。随着一代一代的传递,他们渐渐的忘记了如何和树木以及这块土地上的野生动物进行交流。地底深处的黑暗的耳语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身边。

  虽然大地的孩子对于邪恶的密语不再听从,但是一个邪恶的诅咒降落在另一个游荡的部落上——来自西部黑色土地残暴的半人马。他们有食人的习惯而且所到之处肆意破坏,半人马如同瘟疫一般到来。虽然大地母亲的祝福让牛头人勇敢的战斗。但是他们仍然无法打败半人马。

  半人马的繁殖能力。远非牛头人能比,牛头人虽然个体非常强大,堪称最强陆战种族,但面对无边无际的半人马,他们的种族还是岌岌可危,生存环境不断被压缩,每一天都有族人被半人马游猎者杀死,身体被挑到高高的长矛上。鲜血顺着矛杆流下,映照出来的是半人马们狰狞残暴的表情。

  舒哈鲁们很痛苦,很伤心,他们努力的想要击败远超于他们百倍千倍的敌人,但在那快速的生育能力面前,他们还是无力的失败了,付出了大量的生命,总算再一次击败了半人马的进攻之后,他们已经无力发起下一次的大规模战役。

  这是每一个舒哈鲁都不愿意提起的词汇,是那么的刺耳。那么的难听,但这个时候。他们却不得不将这个词放在最重要的位置。

  一个年老的女性牛头人用力的拍打着自己面前的木桌,用厚重的声音说道。她是恐怖图腾的最年长者、氏族最强萨满祭司,有着强壮的双肩,带着白色的口套。岁月并没有拖慢她的步伐,她会用尽掌控的一切魔法捍卫自己的地位,包括她那不安的心。

  她是玛加萨恐怖图腾,原著中凯恩血蹄之死的直接责任人,如果不是她涂抹在加尔鲁什刀刃上的毒药,凯恩血蹄不会战死,加尔鲁什也不可能那么轻松的杀死凯恩血蹄。她就是牛头人群落中最古老也最顽固的反骨仔,没有之一。

  当然了,现在的她还没有那么可恶,现在的玛加萨还是一个高贵的牛头人萨满,也还在为牛头人氏族奉献自己的力量。

  加斯拉黑角却不认同玛加萨的话语,黑角氏族和恐怖图腾氏族的交恶是每一个舒哈鲁都知道的,他们的矛盾由来已久,但凡是一方同意的,另一方就必须反对。而一方反对的,另一方则毫无保留的支持。不过还好,他们说到底还是舒哈鲁的族人,虽然互相拆台,但很少真的会致种族的安危于不顾。

  “还是那句话,想要迁徙不行!这里是我们世世代代生长的土地,我们不能后退,更不能将它交给那些野蛮的半人马。我们会和它们战斗到底,直到流干最后一滴血!”

  “那我们能得到什么?为了这片土地,我们已经流了太多的血!每天都有族人被杀死,我们的族人已经越来越少,如果真的要像你说的那样流干最后一滴血,以后这片土地上就再也没有舒哈鲁的名字存在,这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好处?我们需要的是种族的延续,而不是莫名其妙的逞强,半人马现在人多势众,我们在适当的时候撤退,然后在适当的时候打回来,总比在这里死守要强!”

  加斯拉一看玛加萨居然毫不在意他的意见,顿时怒了,腾地一下站起身来,指着玛加萨的鼻子大声的说道。

  玛加萨也生气了,作为一个氏族的族长,被人这样指着鼻子吗,而且是自己的老对头,即便是生性平和的舒哈鲁,现在也不由得怒火中烧。

  凯恩一看两人又吵上了,脸上顿时布满了无奈的神色,看了看其他氏族的族长,大家都是同样一副表情,并且纷纷摊开双手以示自己无能为力,凯恩就知道,自己不出头是不行了。

  两个人说的都对,也都错,一面是完全的荣誉之上,一个是完全的生存至上,都不能说对也都不能说错,只能说两个人都太极端了,去一个折中的方法或许不错。

  “还真是热闹啊,什么时候,爱好和平的舒哈鲁也会这样火爆?我一直以为你们只有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才会展现出自己的怒火。”

  突然出现的人影,让正在争吵中的两个人闭上了嘴巴,同时也吸引了房间里所有人的注意力,凯恩眯着眼睛看了看对方,沉声问道。

  现在的高等精灵其实对舒哈鲁这个种族并不熟悉,或者说,他们从未相互接触过。奥森打着凯尔萨斯的旗号,也只是为了更快的和这些大个子接触到一起,毕竟以一个种族的身份来访和以个人的身份来访,那是绝对不同的两种概念。

  一听奥森居然是奉了高等精灵王子的命令来的,凯恩顿时摆正了姿态,回了一礼。其他牛头人,包括刚刚还在激烈争吵的玛加萨和拉加斯,也都纷纷起身行礼。虽然奥森不算什么,但他身后的凯尔萨斯可不是一个摆设,更靠后的高等精灵一族,即便是舒哈鲁们也略有耳闻,那可是上古种族之一,和他们的历史相当。但他们牛头人现在面临的是灭顶之灾,高等精灵却在脱离了暗夜精灵之后建立了自己的国家,在东部大陆混的风生水起,比他们舒哈鲁只强不弱,而且强的还不止一点半点。

  行礼之后,大家分宾主落座,凯恩这才仔细的打量起奥森,两个种族的审美观不同,所以他并不觉得奥森帅,他只是下意识的想要看看对方的表情和双眼,然后在心里做出自己的判断。

  “王子殿下听说了贵族如今的艰难,也知道半人马是一群强盗一般的存在,他对贵族如今的处境非常担忧。而且各位应该知道,我们和我们那些自诩高贵的兄弟姐妹们不一样。虽然大家同为上古种族,但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只知道关心自己的生活和研究艺术,却从没有在意过其他邻居的困难。但我们高等精灵却不一样,王子殿下胸怀宽广,不忍心看到舒哈鲁受到更大的创伤,所以希望在贵族需要的情况下,施以援手。”

  高等精灵的名字他们何止是挺过,简直是如雷贯耳,魔法种族的名号不是说说而已的,高等精灵内部,几乎每一个族人都有不俗的魔法天赋,即便是游侠和战士,都能施展简单的魔法,更别提那让整个大陆都为之颤抖的魔法军团了,简直就是战争的大杀器。真的打起来,就算是人类七国的所有魔法师联合都不一定是魔法军团的对手,这样强大的力量,也只有亡灵天灾和燃烧军团能够压制了。

  能够得到高等精灵的帮助,即便不是魔法军团直接动手,区区半人马,也是要杀多少就能杀多少。困扰了舒哈鲁们几十上百年的难题,在这一刻似乎看到了解决的曙光。(未完待续。。)